what
  • 久别的巢穴

    2011-06-02

    两年前离开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向未知前行的时候,也放弃了这个窝,以寄希望于新的开始....如果不是在蓝式部看到我那个诡异的链接,俺大概再也不会想起这个鬼地方了。

    但是居然是两年,--难道俺是在曲速飞行么,时间在你们的地球上过的也太快了。

    不管怎样,再次驻扎...

  • 哗变

    2008-06-19

    突然想起我们的“扒皮”很像小说中的人物!

    如同《凯恩舰的哗变》中的舰长奎格一样,扒皮手中永远捏着一样东西。只不过和舰长的铁球不同,他的是泥球! 两位人物的内心有着同样的恐惧不安的神经质。

    扒皮也以和奎格舰长同样的作风领导着一搜“破旧的扫雷舰”,不知道还能开多远。

    哗变指日可待。

  • 怪哉

    2008-05-13

    网上看到这样一坨字:

    火车脱轨 4月28日

    公交车爆燃 842路

    地震时间 14:28分

    奥运会闭幕时间 8月24日

    回家后翻开刚到手的毕业画册,有一个手绘的杯子居然写着:国美824 !

  •    给鳗鱼饭做宣传品应该知道鳗鱼长什么样子才行,于是上google搜了一下图片。

    发现这样一个现象:我搜“鳗鱼”二字,满满一页的图都是做熟了的鳗鱼。

    又搜了一下英文的鳗鱼:eel,才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。

      难道中国人只关心鳗鱼怎么个吃法?而没有首先把它看做是一种生物啊

  • 脑无所依

    2008-03-16

    影片进行到警长在喝茶聊天——突然黑屏了。我对早已不耐烦的大伙开玩笑说:结束了。没想到片尾字幕还真的就出来了!

    有种被耍了的感觉,孙竖旗说“这个老张没准爱看”。意思是那种很郁闷的片子。

    这片子的画面,剪辑,气氛营造上我都没话说,唯独这剧情让我纳闷到现在,怎么能没做个了断就结束了,好歹也要大干一场啊。那个氧气瓶给我的期待也化为泡影。老警长跟这事情有啥关系?不会就是旁观者吧。

    看到豆瓣上的长篇大论,更觉得悬呼,是人是鬼都不知道了。总之这片子让人憋了口气。

  • 晕博会

    2008-03-08

    头一次在一天之内跟如此多的陌生人说话。这半年创造了无数的个人之最。上海光大又是一个我做梦想不到会去的地方,神奇。

  • Foggy

    2008-01-12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  

    今天抽空给它升了个级,拍了段片。

  • maping

    2007-12-29

    这图画的是17世纪西班牙步兵方阵在战场上的部署,很有意思的形状。
    我看过《Alatriste》后就忘不了这个东西了,好玩。甚至因此开始试图学西班牙语了...hoho

     http://drewjet.blogcn.com/diary,105840412.shtml---about Alatriste